北京旅行网——为您安排舒适愉快的旅途

热门:特价云南游 北京红色旅游 海南旅游 ☺→→旅游世界,易游天下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北京旅行网 > 港澳台旅游 > 游 > 正文
行走澳门
北京旅行网   2013.12.29   来源:网络转载   字号:【  】【打印】【关闭

  我说要去澳门,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去赌博啊?也难怪。这座小小的城市,人来人往,不都冲着赌场上的希望和运气么?就算不赌,也可以去看看赌场气象的。怎样生生不息,怎样前仆后继。

  出了关,就到旁边的停车场排队等着去威尼斯人的免费穿梭巴士。身前身后都是跟我一样背着背包的人,当中不乏呼朋引伴的,夫妻档或者师奶团。不知道有多少是赌场常客,又有多少是去观摩学习的。

  今天的澳门,最出名的当属威尼斯人吧。确实很大,大得无法形容。所有的陈设金碧辉煌,天花板是殿堂味十足的圆拱形,装饰着巨幅的以西方神祗为素材的油画。回旋阶梯四通八达,酒店、食肆、名牌专卖店,不知道这销金窟究竟有多少层多少间,想来足以让人夜以继日耽溺其中。

  赌场就在首层,开放式的,集市一般。

  都是些耳熟能详的场景和名堂,百家乐、富贵三公、老虎机等等,左右不过是扑克、骰子和轮盘,人与机器的博弈吧,但我左看右看就是看不明白。又不好开口相询,据说赌博的人很忌讳没有运气的人在旁干扰,虽然场子里像我一样背着背包转悠的也大有人在。

  赌场边上有游戏教学区,但现在不是教学时间。而且我也怀疑,就算教了我也未必能学会。每个人都有学习的盲区,天然的麻木迟钝。

  转了一大圈,终于发现有两样游戏我能看懂,骰宝和轮盘。

  决定玩一把。不管输赢,试过就走。

  结果却玩了三把。每次都是最小赌注,最小赔率。运气不错,凭着直觉押下去,次次都押中了。手中100元的筹码,很快变成300元。逢赌必输的我,平生竟然第一次赢钱。

  过程太过轻松,结局略有意外,想要离开的脚步,略略犹豫了起来。

  想起父亲说,赌徒的心理总是输了想翻本,赢了想再赢。我大致知道那是怎样的诱惑了。想玩一把玩了三把,我已经违背了对自己的承诺。

  于是不再犹豫,换钱走人。

  威尼斯人的外墙是朴素的灰白色,和内里的金光璀璨完全两样。只是墙身的花样怎么看都像扑克牌,一头狮子更是高高盘踞在墙头,隐隐地透露着吸金之城的玄机。

  我向人问路,结果被指示说穿过威尼斯人,从另一边的门出去坐免费巴士。

  只好折返,再次钻进那庞大的金光迷阵。赌场的阵势,似乎都是小小的门,大大的局,给人有进无出的感觉。我穿过长长的廊道,穿过人头攒动的赌场。很奇怪,刚刚在这里赢了钱呢,此刻却觉得周围的耀眼金光令人窒息,只想快快逃离。

  其实想想也不必紧张,生平第一次赢钱,澳门该是我的福地。而且我还有另一个小收获,借着威尼斯人的庞大和赌场格局的开放,轻松地拍了几张赌场照片。CASINO一般不让拍照的,小小的突破总是让我心生得意。

  此刻,赌场的巴士又让我轻易地从氹仔回到澳门半岛去。这城市那么小,赌场可以不进,但各赌场提供的免费穿梭巴士,倒是很不错的交通选择。

  巴士驶上大桥,心情就渐渐放松了。周围是一望无垠的海。尽管“鹦鹉”前几天刚扫荡过这城市,现在天边还是乌云翻卷,海面泛着暗色波光,但无论如何,我还是喜欢这样的景像甚于赌场的金碧辉煌。

  车上有一位本地师奶,一路向她的朋友解说个不停。澳门旅游塔、海上三座大桥、澳门大学、澳门体育场,一一看了过去。还有一座金叶子一般的高高耸立的建筑,她却不说那是什么了,也许是不想说,也许觉得人人都知道。

  其实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很快猜到了。新葡京,果然是新葡京。

  旧葡京今天又是怎样的光景呢?几乎就在一瞬间,决定要去看一看,这个在我小时候的概念里基本上代表了澳门的地方。

  巴士在金沙停下。我当然不会再进这个赌场,下了车就转身,目标也是一瞬间决定的,车上的师奶刚刚提到的“澳门的鸟巢”。

  那应该是金莲花广场,其实只是一块小小的空地。澳门实在太小,所谓广场,看起来还不如一个住宅小区的庭院。那朵金色莲花雕像,澳门回归时中央赠送的礼物,在蓝天和太阳下看起来很灿烂。金莲花旁边有一个和北京鸟巢造型一模一样的袖珍“鸟巢”,不知道过几天奥运金牌选手到澳门来时,会不会和这个袖珍鸟巢来个亲密合影。

  有工人在“鸟巢”里忙着悬挂澳门历史城区的图片。当眼的一张,就是议事亭前地。

  我对澳门的念想,就是被《中国国家地理》的一张议事亭前地夜景图片勾起的。

  今夜,我一定要去那里看看,看看夜灯下的金色波浪。

  但现在太阳还很光亮,适合造访真实的海洋。

  穿过马路,走上渔人码头。一边是光怪陆离的游乐城,一边是古韵幽幽的唐城。沿着石头假山蜿蜒而上,眼前的海景一路铺陈跟随。

  其实是很普通的海景,桥和码头,直升机和飞轮。天空飘着几朵云,水天相接处不露痕迹。没什么特别,可是呆着也挺舒服,有谁不喜欢海呢?有海的城市,再小也是美的。

  三三两两的人在身边走过。有的是游客,说着内地的语言,异国的语言。有的是当地人,一家大小,闲适地休憩。这里很多人都长着异国风情的脸,华洋结合的俊美帅气。他们不是这城市的过客,他们本身就是这城市的故事,联系着她的历史和未来。

  小城澳门,也很有自成一家的独特。

  城市虽小,楼宇与道路的纵横交错却让人觉得像是走入迷宫。我预订的酒店应该就在附近,可是地图上明明白白标出来的大马路,问起人来却是十问九不知。街上难得见到显眼的路标,就算有,也只是简单的路名,没有东西南北的箭头指向。

  只好拿着地图一路摸索过去。并没有见到网上说的很多兑换点,但却见到许多挂着大大“押”字招牌的当铺。钟表金饰店也很多,全在当眼的地方写着欢迎使用人民币。

  这城市就是一块吸金的大磁铁吧,据说城中每一家酒店都附设有,也就是赌场。

  我预订的酒店就让我摆了这么个乌龙。我先是看到挂着酒店招牌的,以为一定是在酒店里面的,进去了才发现那是一个独立的赌场,小门小径,有进无出的格局。要找酒店大堂,还得出门继续拐个弯。

  CHECK-IN完毕,再度出门。沿着澳门的大马路一直走去,寻找旧时印象中的葡京。

  暮色已临,一路上闪烁的霓虹,仍是大大小小的和“押宝”,一种似乎专属于这个城市的,坦然的灯红酒绿。

  我终于见到了老葡京酒店,在黄昏的光影里显得有些暗淡。应该是周围的高楼大厦太抢眼了,尤其是与之正对的新葡京,高高在上,灿烂辉煌。一层层的金叶子,华丽明艳,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相比之下,旧葡京确实显得很寒酸了。我那本来就模糊的从电视上得来的老澳门印象,至此也就戛然而断。

  又去新马路。一下车就见到咀香园,赶紧进去买手信。

  后来才发现,咀香园到处都有,也不知道哪家正宗。

  那就算这一家与我有缘吧。因为一抬头,就看见了对面的议事亭前地。我要在澳门住一夜,一个原因,就是想看看这个夜色中的小广场。

  喷泉没有升起。对街小巷一片黑寂。但广场上还是很热闹,仁慈堂对面的旅游中心都亮着灯,一盏盏金色的灯,照着波浪一般的地面。游客和非游客们,像一尾尾欢快游弋的小鱼。

  多希望我也是其中之一。哪怕不是小鱼只是泡沫,哪怕只能在夜里飘过金色的海洋。

  看过澳门的醉生梦死,再去看她的前世今生。

  手里攥着一把硬币,也不用分辨是澳币、港币还是人民币了,反正在这里都通用。坐上巴士,直接到半岛最南端,远远地看一眼高高的旅游塔。再等下一趟巴士,把我送去妈阁庙。我要从那里开始,用双脚拜访澳门的历史城区,这小城的世界文化遗产。

  这个白天,“鹦鹉”扫荡的痕迹已经完全消失,火辣的阳光照耀着一个明晃晃的澳门。

  烈日下等巴士,过程有些辛苦。澳门的巴士不算太密集,车上人也比较少。司机有性格,一般都不报站。宽大的巴士在狭窄的小巷熟练地穿梭,常常挨着路人,擦墙而过。

  很小的时候就听说,澳门地方虽小,却不塞车。现在看来,大约是公交巴士司机车技过人,而私家车主又过于文质彬彬。穿过斑马线,巴士总是勇往直前,但的士和私家车就会停下来让我。好几次都是这样,总让我不大习惯。

  不知道这里的车是不是也会严格报废,曾在路边围墙内见到许多破烂的汽车堆放在一起,层层叠叠有如坟场,墙外大大的字写着“劏车”。虽然很形象,却总觉得杀气腾腾。

  这个时候,就看到赌仔率性。爱赌的人,应该都比较直接吧。

  葡萄牙人曾经在这里一时风光无两,却改变不了这东方小城的世俗与直接。就连他们留下的文化遗产,连串的异域风情建筑,也被当地人冠上相当草根的名字。直接的音译很拗口,圣老楞佐教堂,圣若瑟修院及圣堂,圣奥斯定教堂,张三李四一样的用字,透着一种满不在乎。又或者干脆换了华语新名,风顺堂,三巴仔,龙须庙,完全走中式写意路线。

  那些建筑都大同小异,黄色或者灰白色的外墙,两三层高,从侧面看去大多是一个完美的梯形,有着如出一辙的明媚气质,在狭窄巷道、平凡民居中鹤立鸡群,极易辨认。即使名气较弱如港务局、岗顶剧院、何东图书馆,不用看路标,也不会认错。建筑的风格应该是巴洛克式吧,当中的翘楚自然是大三巴。尽管现在只是一座牌坊了,繁复精致的雕像还是让人浮想联翩,不知当年这教堂有怎样的豪华。

  历史城区众多的教堂,每一座都有各自的讲究,各自的来头,各自的圣物,每一座都用空调或大马力风扇营造出与门外的酷热全然隔绝的沁心清凉。

  其实教堂里参拜的人并不多,但这样的场所,总是需要静心,需要安宁吧。

  所有的教堂看起来都赏心悦目,而我最喜欢的是拥有美丽名字的玫瑰堂,鲜黄的外墙配上雪白的花饰,在蓝天下如粲然而笑的美人,容光焕发,明媚鲜妍。

  奇怪的是除了大三巴一带的景点,这一路零散的风光似乎并不被当地人关注。好几次问路,没有一个人能给我明确的指示。

  是不在乎,所以无心装载吧。熟悉的地方本没有风景,天天见面也就视而不见。

  又或者,本不是同道中人,心中装着不同的神,纵然同居一地,也是井水不犯河水。

  历史城区,葡式建筑蔚然成群,名列在册的中式建筑则是楔子一般散落四周,顽固而且顽皮。妈阁庙名声很响,亲身拜访却只看到一座普通的小庙。卢家大屋躲在主教座堂旁边,我来回好几次都没发现。三街会馆,哪吒庙,在议事亭前地和大三巴的背后,繁华闹市的一角,悄悄厕身。若不是门前烟火不息,实在看不出那狭小不起眼的房子,原来也曾寄放了那么多漂流的心。

  延续的信仰,塑造出超然的气质,淡定而恒久。历史城区,在骄阳和暴雨下生生不息数百年,小城澳门,因此整个鲜活起来。

  我用一个下午的时间,从南到北走遍澳门的历史城区。本来并不大的区域,在上上下下,兜兜转转的寻觅中,证明原来也不是一趟轻松的旅程。阳光很猛,我汗流浃背。鞋底已经磨损,但我还是要登上高处,看一看被海洋包围的小岛澳门。

  去西望洋。主教山小堂孤零零地矗立在山上,游人本来就少,教堂还在山脚贴出告示,为表觐见诚心,不允许旅游车上去,只能步行。

  那是一种傲慢还是孤独呢?山腰上的游人,见到告示轻松地上车离去了。我一个人在山上逗留了很久,再不见有人来。

  去大炮台。那里倒是人丁兴旺,人们抱着黑黝黝的大炮留影。和平年代,炮台也是风景,只是不知道当年炮口曾经对准谁。远方的海上波澜不兴,但我想一定有看不见的暗潮翻涌。武力从来是不曾绝迹的利器,祭起来时,无须讲理,所向披靡。

  一道千古难题。纵然再多渴望,童话从不曾成真,人心从不曾纯净。

  去东望洋。山上有古老的灯塔,还有巨大的风球。第一次见到这实物,感觉很是亲切。台风来临前,风球一定会在灯塔上高高挂起吧,挂在这小岛最高的地方。但愿赶海的人,能够看到安全,看到温暖,看到希望。

  每一个高处,都可以看到今天澳门的新地标,旅游塔和新葡京。旅游塔的形象太温和了,缺乏个性。新葡京却可以毫不费劲地聚焦人们的视线。无论在哪里,无论从哪个角度,这座金光璀璨的、高高在上的、华丽娇贵的建筑,总是占据着视野空间的黄金分割点。

  我不喜欢那纸醉金迷的联想,一次次想避开她。却又折服于她的霸道,一次次拍下她的倩影。终于,我要离开澳门了,竟说不出是恋恋不舍还是如释重负。这小城,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来来去去,她有多大的吸引力,也就有多大的距离感。

  忽然就很佩服城中之人。赌场风云也好,庙堂圣地也罢,刺激的只是访客的神经,全不如城中的人,日复一日的经营,朝朝夕夕的洗理,得心应手,专心致志。

  小城的故事,只有小城的人知道有多精彩。而我只是过客,走马观花,永远浮光掠影。

版权说明:

  文章由网友提交或转载,如果原作者不愿意将文章在本栏目刊出,或发现有与原作不一致的偏误,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将您的版权信息添加到本文章中,或根据您的意见给予其他的处理。

国内旅游线路推荐:
出境旅游线路推荐:
周边旅游线路推荐:

北京旅行网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出境旅游国内旅游北京旅游北京周边京郊旅游老年旅游国内旅游合同出境旅游合同北京旅游合同

声明:本站部分图片来源互联网,如有侵害版权问题,请与我站联系,本站立即删除.若您未提任何异议,本站将视为允许刊登您的作品.

2003-2011 北京旅行网 © 京ICP备13014556号-1 版权所有:易游天下国际旅行社(北京)有限公司海淀复兴路分社

地址:复兴路乙12号 中国有色金属大厦东侧小楼2层 (军博大门对面的12层米黄色办公楼) 电话:400-779-6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