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行网——为您安排舒适愉快的旅途

热门:特价云南游 北京红色旅游 海南旅游 ☺→→旅游世界,易游天下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北京旅行网 > 甘肃旅游 > 游 > 正文
甘肃散记
北京旅行网   2013.12.29   来源:网络转载   字号:【  】【打印】【关闭

  08.09.05

  今天出发,在西站的时候觉得自己的火车站恐惧症明显又加重了。站在二楼的候车大厅,严重的精神涣散,只能靠不停的吃东西来缓解,跑到kfc理直气壮地要板烧鸡腿堡,服务员哀怨地看着我说:“我们只有新奥尔良烤翅堡,卖当劳在对面”。上车以后倒头便睡,真对的起这张卧铺票。接连睡了两觉,爬起来在书包里翻翻翻,摸出水瓶,咕咚咕咚咕咚。坐在我铺位上的大叔看了看我,也在书包里翻翻翻,摸出一个小二,咕咚咕咚咕咚。顾不得自己的蓬头垢面,登时睡意全消,对西北人民的景仰之情油然而升。据不完全统计,该大叔一共整了仨小二,半夜我醒来的时候,老人家正坐在对着我的位子上喝啤酒~~~~~

  半睡半醒中,不禁浮想联翩,我将要踏上的,是怎样的一片土地……

  08.09.06

  早晨火车稍稍晚点,到达天水的时候将近七点。对这个地名不自觉地产生好感,让我想到了《将进酒》。在火车站存了大包,坐34路直奔麦积山,路上两辆34因为揽客竞相超越对方,一路呼啸狂飙。因此上十点半就到了麦积山脚下。从景区门口上行三公里才到达石窟,我选择了一贯的步行。

  麦积山因形似麦垛而得名,此处造像多以木胎泥塑为多,站在散花楼俯瞰,脚下是郁郁葱葱的松林,耳边是猎猎作响的风声,天空晴朗,心情也就变得明快起来。可惜多松树自然多松鼠,很多佛像身上都留下了松鼠的粪便遗迹,成为了令大大小小专家头疼却又无可奈何的棘手问题。

  从麦积山下来打车去了伏羲庙。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倒是门口的炒面让我回味无穷。相较我祖宗是谁的深刻哲学问题,我显然更加关心谁能当我孙子。

  在去往兰州的高速路口拦下大巴,以比车站内便宜二十块钱的价格成交,坐到后排,脱去鞋袜,舒缓辛苦的双脚。真是不好意思,又给首都人民丢人了,不过要是有人问我从哪里来,我就告诉他是上海~~

  窗外是沟壑纵横的丘陵,黄绿相杂,一眼望去,颇有几分荒凉的味道。车行至定西天降大雨,有些忐忑,兰州也会是个雨天么?还好到达兰州的时候已经雨住,只是满眼看去,身边的人们穿着外套行色匆匆,惟有我一件短袖身背大包愣头愣脑东闯西撞,莫非自己在搞行为艺术不成么?

  在汽车西站附近住下,品尝了黄河啤酒,酸的。一宿无话。

  08.09.07

  兰州的污染实在严重,早上起来盯着天空半天,终于确认了那个圆圆的银白色物体就是太阳,原来太阳也是可以直视的。

  买了西站第一班发往刘家峡的车票,无奈司机沿路拉客,50多公里的路足足走了三个多小时。到达水库已经十点多,当机立断买了快艇船票。询问售票员可不可以不买五块钱的保险,被投之以白眼。登上小快艇,略有几分兴奋,似乎之前没有坐过像样的船。每当有浪打过来,小快艇就会咯噔咯噔地颠簸起来,活像坐汽车走上了搓板路。透过窗户望去,天空一片蔚蓝,碧水幽幽,两侧是嶙峋的山峰,转过几个山坳,水面突然变得浑浊起来,黄绿分明的湖水之间,形成了一道泾渭分明的界限。一个小时之后抵达炳灵寺,远远望去,崖壁上赫然刻着炳灵寺三个大字,在码头上岸,迫不及待的走近这个实在是有些难以接近的地方。

  炳灵寺石窟位于永靖县城西约50公里的积石山中,最早称"唐述窟",是羌语"鬼窟"之意,唐代称"龙兴寺",北宋称"灵岩寺",明永乐年后,称"炳灵寺",又名"冰灵寺"。“炳灵”为藏语“千佛”或“十万佛”之意。石窟开凿在黄河北岸大寺沟的峭壁之上。洞窟为西秦、北魏、北周、隋、唐直到明、清各代的作品,唐代的约占三分之二。这里的造像不同于麦积山,是以石胎造像而著称的,而非像麦积山、榆林窟等地的木骨泥塑造像。刚进景区,站在山下就碰上了山顶落石,亲身实践了一把什么叫抱头鼠窜。居然还有大傻子仰着头一个劲地往上看,我在一边落跑的同时一边暗骂白痴。进入景区跟着其他游客的讲解员一路蹭听,深受触动的,是很多石窟因为修建刘家峡水库的缘故已被深埋地下,只留下一块块标志牌证明着他们曾经的存在。

  除了最为壮观的171龛高达27米的唐代石胎泥塑的弥勒佛大坐像之外,原16号窟,现归位在石窟群对面睡佛殿内,长8.6米的泥塑炳灵寺卧佛,更是我国现存北魏时期的唯一一尊涅槃佛像。令人称奇的是,此佛像最早被发现时外体是明代彩塑,在清理过程中,明代的彩塑被揭除,露出内层的唐代彩塑层,而剥离掉唐代彩塑层之后,才显现出这尊北魏佛像的本来面目。涅盘的佛像面容安详,眼含慈善,似乎穿越了时空,抚慰着世人。

  由于同船来的人不打算去上寺游览,我也就只得作罢。在路口的高大牌坊下啃着面包,一边研究着炳灵峡、刘家峡、盐锅峡这黄河三峡的位置,一边等待过路的中巴车。运气不错,等了半个小时左右乘上了回兰州的汽车,从民委招待所取了寄存的行李后直奔东站,买上发往张掖的卧铺汽车。

  坐卧铺汽车永远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和生理挑战,尤其是对我这种嗅觉超级灵敏的人而言。但这却是节省时间和住宿费的不二法门。躺在上铺肆无忌惮地啃大饼吃苹果,旁边带着小白帽的回族同胞目光炯炯地地盯着我,假装没看到没看到没看到……

  大巴车在茫茫夜色中出发,我在铺位上摇摇晃晃混沌睡去。几次半睡半醒中,感到汽车行驶上了平原,车外下起了大雨,来不及思考后面的行程,便又堕入梦乡。

  08.09.08

  坐的是到张掖的过路车,凌晨四点的时候被售票员捅醒,迷迷糊糊地下车、取包,看着长途车呼啸着绝尘而去,剩我一个人站在张掖西站清冷的月光之中,抬头看看天空,居然星斗满天,痛快吸一口清冽的空气,睡意全消。还好车站旁边有几个勤奋的出租司机,上了一辆车,让司机带我去找宾馆。在南街的宾馆住下,对80块钱的价格相当满意,这也是一路走来性价比最高的一个地方。

  抓紧时间洗澡和睡觉,上了闹钟,七点的时候挣扎着起床,赶往南站坐车,奔赴马蹄寺。下楼时看门的大爷善意地和我搭话,得知我要去马蹄寺,好心地提醒我要多穿衣服,说是那里的气温要比市区低上十度。可是身上的这件外套已经是我最保暖的衣服了。

  在南站门口斥资三元点了一碗牛肉拉面,接连被两人加塞,等了好久才吃到。南站没有直发马蹄寺的汽车,只能到马蹄河转车。可是在到达之后才发现并不像之前查到的攻略上所写的那样,有当地司机在这里拉活儿,四周是空荡荡的荒芒草原,只有标着马蹄寺方位的路牌孤零零的站在道边。从路口到马蹄寺还有九公里的路程,琢磨了一下,步行九公里不是什么问题,但却不可能在当天返回市区,势必影响后面的行程,无奈之下,只得悻悻地无功而返。之后听当地人说起甘肃的旅游,都十分推崇马蹄寺的风景,不由心怀遗憾。

  返回的车上居然遇到了同车而来的两个大哥,相互攀谈起来,他们来自山东东营,其中一个问我有没有二十岁,暗爽到内伤。

  到达市区之后一路无目的闲晃,发现了一条仿古路面,凭直觉拐了进去,果然走了不远就是赫赫有名的大佛寺。

  大佛寺正在修缮,斑驳的建筑看上去有些破败,在秋日的阳光下却又透着宁静安详。走进佛殿,那尊身长34.5米的释迦牟尼像静静地躺在那里,已近千年。站在佛殿之中,实在无法抗拒审美和精神上的诱惑,趁着管理员和维修工都吃饭的空当儿,拿出相机咔嚓咔嚓咔嚓。

  大佛寺不仅以巨大的佛像著称,其在佛教界的地位也不容小觑。大佛寺是中国涅槃宗的重要发祥地,此地收藏着明代官刻的《北藏经》。相传这里还是元世祖忽必烈的诞生地,其母的灵柩也曾寄放于此。

  然而,当我沉浸在一片庄严肃穆的宗教氛围当中时,却愕然发现一尊敞胸露怀的露点罗汉被人在身上嵌了两个一毛钱钢镚儿,殿外的阳光射进来,两点熠熠闪光。不禁绝倒,难以揣测这到底是惨遭恶搞还是特立独行的膜拜方式。

  从大佛寺出来晃晃荡荡走到市中心,坐在路边沐浴西部的热情阳光,看一群中学生在街心广场排练节目,想到自己其二无比的学生时代,露出白痴一样的表情,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傍晚时分在城楼附近的小吃街游荡,看着琳琅满目的酿皮实在难以取舍。卖酿皮的大姐见我一脸茫然,遂好心地把几种酿皮都抓了一些给我。饭后买了葡萄和栗子,边走边吃。

  回到宾馆倒头便睡,半夜醒来耳边是淅淅沥沥的雨声。不知为何这几日甘肃如此多雨。

  明天又要启程,奔赴嘉峪关。

  08.09.09

  早晨睡了个稍微有点懒的懒觉,在八点半赶到了西站,买了第一班去嘉峪关的车票。一路走过来,虽然汽车又不准时又时常臭气烘烘,但我还是喜欢利用这种交通工具旅行,奔波在每个城市的各个汽车站之间,驰骋在一条条的公路之上,已然成了旅行本身的一部分。

  汽车开出不久便驶上了戈壁,公路两旁是长得像扫把一样的杨树。这里的杨树绝然不像北京的杨树,枝枝杈杈撑开一把大伞,而是毫无例外地奋力向上生长,显得那样的生机勃勃斗志昂扬。车过酒泉,柳树便也多了起来,当年左宗棠抬棺西征,沿路遍种榆柳,天长日久,也就形成了一道绿色的风景。只是这里的柳树,决然没有“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妩媚妖娆,反而一个个支支楞楞,五大三粗,在暴烈的阳光下显得愣头傻脑。猛然发现,这里的植物,或多或少都长得有些粗糙和灰头土脸,看上去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可是,骨子里却又透着那么一股傻呵呵的坚韧和顽强,彰显着旺盛蓬勃的生命活力。

  一路之上,已然是一片戈壁景色。把mp3音量开到最大,用许巍和汪峰刺激自己的神经。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心思不知又飞到了哪里。远望,是连绵起伏横亘千里的祁连山脉,就那样一路相携相伴。山巅处流云飞舞,白雪皑皑。忽然有些能体味古人行到此处的悲凉心境。坐在汽车上在公路上飞驰,我尚有几分心神的迷茫,何况古人,骑驴仗剑诗酒天涯,郁结于心的,那又将是怎样的一股情怀?

  车过酒泉,乘客下了大半,到嘉峪关也只是再有半小时的路程。出汽车站的时候发现大厅里居然支着三四张台球桌,三三两两的闲汉围在周围。有些愕然,走过大大小小的汽车站,这里无疑是最有特色的了。出站向西就是被驴子们津津乐道的六岔路口,果然名不虚传。我这个从拥有西直门立交桥的大城市来的见过大场面的人,站在路口踯躅良久,却也未能参透个中奥妙,终是以闯红灯了事。

  在路口的宾馆住下,事后被当地司机告知此地是嘉峪关的红灯区,果不其然,晚上果然有小姐打电话进来,听到我的声音居然没有挂电话反是问需不需要洗头按脚,骠悍至极,倒把我搞得瞠目结舌,拔了电话线图个清静。

  一路上尘土铺天盖地,索性里里外外洗了个痛快。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决定安排轻松一点的行程,去长城博物馆参观,所以彻底的轻装出发,帽子墨镜水瓶一律不带。结果上了出租车才被告知长城博物馆已经搬至嘉峪关城楼附近。司机又说下午的时间足够游览悬壁长城、嘉峪关城楼和长城第一墩了,于是当机立断,决定把第二天的计划提前。可叹我还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和生理准备,就把嘉峪关的景点玩儿了个大概。还好出门时顺手在脸上胡乱抹了两把防晒霜,饶是如此,仍把我晒得够呛,也正是由此开始,我才逐渐领略到西部阳光的威力。

  悬壁长城沿山势而建,顺着黑山迅速提升。本来本人最怵头的就是上台阶,无奈身后是一位年逾古稀的山西老汉,步履矫健,愣是赶着我一路狂奔,呼哧带喘地爬上了最高的烽燧。放眼望去,果然一片塞外风光。

  万里长城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这是从小地理课上背熟了的字句。站在城楼下,心中暗暗感慨此处果然不愧为万里长城上最雄伟的关城。随着一个旅行团一路蹭听讲解,由衷佩服古人的聪明才智和一丝不苟。要是这样的关城被人攻破,只能说明守城的是个十足十的笨蛋了。

  前往第一墩的时候,女司机沿路带上了丈夫和五岁半的小女儿,小家伙活泼可爱,常常语出惊人。第一墩北距嘉峪关城楼7.5公里,修建在高60余米的讨赖河谷的悬崖之上,号称天下第一险墩,也是明长城的最西端。本想试一下这里的滑索,可惜到的太晚,工作人员已经下班了。

  站在第一墩旁边四处张望,太阳即将落山,远处的天空呈现出天青、淡紫、暗红的光彩;冷风吹过,裹挟着尘土的气息,祁连山仿佛近在咫尺。此情此景,自己的语言实在太过苍白,脑海中刷刷刷闪过的,全都是什么“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回到市区已近九点,在旅店旁边的露天夜市大快朵颐,品尝了具有当地特色的砂锅牛肉和西凉果啤。前者味道尚可,后者严重脱离了啤酒的本质,彻头彻尾的就是一瓶菠萝汽水。拎着啤酒瓶走过夜市的时候还是引来了若干小白帽的侧目,一遍遍告诫自己,要镇定要镇定#¥%……有些意犹未尽,于是又点了羊肉串和羊肚,西部的羊肉果然美味,比路口的廖记强得多了~~~

  08.09.10

  七一冰川本来并不在这次的计划当中,是临时的决定。在嘉峪关算了算时间,由于前三天的马不停蹄,后面时间变得宽裕起来了,所以花费一天时间上七一冰川也就变成了可能。

  和司机约好七点半出发,于是早起泡了一碗康师傅,没想到司机大叔刚过七点就打电话过来,热情地带我去吃正宗的拉面。我的这个痛苦,一早上连吃两碗面,前半辈子没有过的事儿。不过事实证明,今天吃两碗面是非常明智和正确的抉择,从冰川下来的时候已经饿得胃疼了。

  七一冰川发现于1958年7月1日,遂以发现日期命名。尽管这是亚洲距离城市最近的冰川,但离嘉峪关也有将近120公里的路程。沿途翻了两座山,绝大部分的路面都是沙石路面,颠簸且全程尘土飞扬,一路上经常有采矿的卡车驶过,扬起的烟尘遮天蔽日,仿佛黄袍怪驾临。随着海拔升高,温度也不断下降,向阳的一面晒得人燥热难耐,而背阴一面的车窗外竟结了冰花。

  车子沿着公路盘旋,雪山在山坳里忽隐忽现,仿佛触手可及。经过三小时的车程,终于驶到冰川脚下。下车在服务站买票,海拔已经到了3500左右,问了一下工作人员,说是只要步行一公里就可以到达冰川,但是他们一再叮嘱我切不可冒险攀爬冰川。

  沿着景区的道路上了一段很长的台阶,眼前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没啥好说的,走!

  爬山本是我的死穴,但不知为什么鬼迷心窍非要上冰川来看一看。走山路,永远是希望与绝望并存。一条路似乎终于要走到尽头,转个山坳,却又是漫漫征途;然而在人即将陷入绝望的时候,所要追寻的景色,也会在一刹那跳入眼帘。

  九月,山上的草已荒芜,有些已经枯萎,不停上行,脚下的软泥逐渐变成坚硬的砂石,路旁的岩石上长着一丛丛一块块青黄橙红的苔藓,此刻,已然顾不上欣赏风景,只是凝神前行,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和自己沉重的心跳,再无其他。走了半天,前后左右连个活物都没有,还好华山一条路,老老实实沿着走便是。路边的石头上,隔三差五便会刷着激人奋进的标语,如果没有这些,怀疑自己一个人能否坚持下去。忽然,远处出现了人影,是早先上去的游客,告诉我大概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就能登顶。开始怀疑最初工作人员告诉我的路程,就算再不济,我也不可能花三小时才能走完一公里。短暂的擦身而过,之后又是一个人,脚下的土路也已经消失,变成了用山石随意搭起的石阶,不知为什么,我反而觉得走起来比之前要轻松很多。

  运气不错,虽然寒冷,但始终没有变天,走了50分钟,那块刻着海拔高度4380的岩石突然出现在眼前!突兀得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那条巨大的冰盖就哗地出现在眼前。峰顶一片寂静,脚下是冰川深切出的V形沟。唯有一瀑洁白从峰顶流泻至山谷处。一时之间,竟不能呼吸。默默注视良久,才想起拍照,竟然发现因为低温的缘故电池都没电了,放在口袋里焐了许久,方才恢复工作。顾不上什么光线构图,只是按动快门,奢望记录下这难以言说的风景。瘫坐在玛尼堆旁边,开始写明信片,但是大脑和手已经完全不受控制,思维一片空白。凝视面前的冰川,不知为何,竟然情不自禁地落泪。站在这里,真切地感到自我的渺小,更意识到有太多的东西我们永远无从改变,无力征服,从某种意义上讲,旅行让我的人生态度变得消极起来了。

  下山的路途变得轻松起来,还碰到几个在此搞科考的工作人员,被告知这段路大概有三公里,难怪走那么久。回程甚是轻松,沿路看到几个狗大的不明生物,被司机告知是草原田鼠,崩溃死。沿路经常有牧民散养的羊群,享受了足有一公里长的羊粪大道。与司机论证抓只羊回去烤的可行性,守护羊群的藏獒似乎窥破了我的阴谋,自始至终对我行着注目礼,只得作罢。

  返回嘉峪关已经六点,匆匆赶往魏晋墓看壁画,墓室很小,壁画却很生动。只是,看着那些什么烤肉图,牵驼图,我更深切地感受到的是古人的不靠谱儿,决然不输今人。

  天黑后依然在夜市觅食,这次直奔羊肉串主题,外加前一天看到的姜啤,总之味道怪怪,但是却能缓解一天的疲惫。

  在嘉峪关住了两晚,虽然行程安排得紧凑,又上了冰川,尽管有些辛苦,却很尽兴。美景,且美食。

  明天,又要上路了。

  08.09.11

  自己的偏执症状愈发严重了,为了买两毛钱的邮票寄明信片,大早上打了一辆车满城转悠。退房的时候很留恋,在嘉峪关的旅馆是一路之上住过的地方里面洗澡水最好的旅馆,能不能洗舒服的澡,是我出门在外挑选旅馆的底线。

  汽车站就在旅馆门口,出门和民工兄弟坐在一起吃了顿早饭,之后扛着我的大包奔安西。甘肃很多地名都和军事相关,比如酒泉、张掖、武威,我想安西也是如此。不过这里已经将县名改回了古时的称谓——瓜州。不知为什么,听到瓜,我就联想到苕,继而又想到笨蛋。

  安西地处嘉峪关和敦煌之间,时间有的是,很多人都说这里的壁画很有特色,所以决定中途绕到这里看看。车过玉门,路边是高大的风力发电大风车,掏出相机咔嚓了一阵,再回头,旁边和后面位子上的乘客都像看怪物一样盯着我。也是,谁叫我这么没见过世面呢?不过,旅行的意义,不就是要在别人的寻常之中找寻属于自己的不同寻常么?

  前往安西榆林窟只能包车,中午到达后在车站存了包,顺便打听好下午最晚发往敦煌班车的时间,晃出车站直奔榆林窟。司机是个和善的男人,得知我没有吃中午饭,特地在路过加油站的时候为我买了水和面包,感动ing。

  75公里的路程,穿越戈壁,沿路只要有水的地方就会有灌木丛生。榆林窟窝在一道峡谷里,所以司机跟我说到了的时候,我的眼前只是一片戈壁,于是一脸茫然。跟着司机走下台阶,居然绿树成荫,别有洞天。相机书包一律不准带进景区,轻身跟着讲解叔叔进窟,看着鲜艳漂亮的壁画,不敢相信这是千年前的作品,从未进行修复。色彩艳丽,姿态妖娆。许多洞窟里面,有张大千同学的“乱涂乱画”,这是他当年在此临摹留下的字迹。在榆林窟,很多地方由于早年外部栈道的损毁,在洞窟内部打通了石壁,形成通道。一方面,这有利于窟内空气流通,壁画得以保存;但另一方面,也破坏了大量珍贵精美的壁画,令人扼腕。

  榆林窟的规模并不大,用一个半小时足矣。回程的路上在路边拍了几张灌木的照片,活得真不容易。一望无际的沙砾戈壁上突然出现一丛丛绿色,带给人意外的惊喜。

  从安西到敦煌只有几十公里,过路车很多,一个多小时就抵达敦煌汽车站。从鸣山路的车站出来,大概是傍晚六点,阳光依旧好的要人命,沿路寻找宾馆,顺便摸了摸发往莫高窟和月牙泉班车的发车时间和地点。敦煌饭店条件很不错,可惜太贵;佛宫宾馆一股饭馆后厨味道,且名字邪门儿;最后还是住了比较老旧的鸣山宾馆,以70/天的价格成交。这里的厕所奇大无比,里面放两张单人床估计不成问题。

  敦煌是西游的最后一站,要在这里待上三天,时间充裕,所以并不急着出门。该洗的洗该涮的涮,处理了一下连日破破烂烂的脚伤,这是手欠的结果,但是却是屡教不改,自己也无奈。倦意袭来,栽倒在床。快八点的时候溜达到沙洲夜市。喜欢甘肃的露天夜市,热闹而不混乱,充满生活气息。这是在敦煌的第一晚,点了驴肉、黄面、啤酒。吃饭的间隙给朋友发发短信聊聊天,心情不错。

  月亮高挂在天,过两天就是中秋,要一个人在这里度过,然而,并不觉得孤寂。张九龄咋说?“天涯共此时。”

  08.09.12

  今天的目的地是莫高窟和月牙泉。

  在电脑前坐了半天,不知道如何下笔。对莫高窟的情结,由来已久。初中时读余秋雨的《道士塔》,自此,敦煌与莫高窟便萦绕于心,十几年来,这个地方始终是难以忘怀的梦想,当我真真实实地站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心情变得繁复起来。

  跟着讲解员走进景区,心里似乎涌动着朝觐的心情。站在洞窟里,和之前在北京看敦煌展览的感觉完全不同。幽暗的洞窟,或鲜亮或斑驳的壁画,传神的塑像,有些却支离破碎,还有莫高窟多舛的命运,仰望这一切,带给人的,只有默然与感动。

  感慨于什么叫做盛唐气象,一个时代国力的强盛,不仅只体现在军事和政治上,相应地,会辐射到文化、艺术各个领域。唐代的雕塑和壁画,无论在形象、神态、气度上面,确实胜过其他朝代一筹,有些工艺技巧,至今仍无法破解。

  凝望着王圆箓的照片,到底想要说些什么呢?本以为自己会扼腕痛惜,因为那样多的珍宝从他手中流失毁损,然而,心情却是平静,尽管莫高窟文物大量流失,艺术珍品惨遭涂炭,尽管陈寅恪先生曾说过,“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但是,我仍然深切地感到,莫高窟是这样一座具有莫大魅力的艺术宝库和精神宝藏。敦煌在中国,敦煌学,也在中国。

  在莫高窟徘徊良久,先后跟了两个解说,还混进一批老外的团队听了一会儿,不知道这些游客听到敦煌艺术珍品由于其同胞的卑劣行径流散海外、成为各个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更因这些文物而声蜚海外的时候,作何感想。

  从景区出来,又在对面的展馆里坐了半天,看关于敦煌的纪录片。之后在邮局寄了明信片。买了樊锦诗的《灿烂佛宫》,还有一张拓片,准备回去找个镜框裱起来。

  鸣沙山离市区非常近,拿着学生证招摇撞骗,竟因拿的是军校学员证而被予以免票,真真的受宠若惊,赶紧故作镇定地检了票,大摇大摆地晃进去。

  骑了骆驼,和拴在同一条线上的福建自驾过来的驴子相谈甚欢,却不留联系方式。萍水相逢。

  因为拒绝买滑沙票而无法走木梯,只能一步一陷地爬沙子山,脚上有伤不敢脱鞋袜,两只鞋里灌满黄沙,步履沉重。后来为了看一看月牙泉的全景,还是选择木梯爬上沙山,大剌剌一屁股坐在峰脊处,却忘了看那一沟浑浊的泉水,只是静静地欣赏斜阳,和跑来跑去的小蜥蜴。滑沙下来,果然不出所料,半路翻车,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滚了满身满嘴的沙子,不知从何下手清理,遂作罢。在路边花一块钱买了根玉米,边啃边等待回市区的末班车。九点半的时候,已然舒服地坐在沙洲夜市吃羊肉串喝西凉啤酒了。

  在莫高窟还碰到了深圳过来的一行六人,商量好第二天拼车去雅丹。这是一群摄影发烧友,为了前往雅丹拍日出,我们必须在凌晨四点出发。这一夜,睡了不到三小时。

  08.09.13

  没想到,心驰神往的雅丹魔鬼城竟是一路走过来最让人感到遗憾和窝心的地方。景区管理的混乱,私人老板的无理,都不想再谈。还是放平心态吧,人在旅途,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至于阳关和玉门关,咋说呢?也许它们的确如王维和王之涣笔下描绘的那样,只是而今,时过境迁,黄沙漫漫,却难觅当年的风采。茫茫戈壁上,只有一个孤单的烽燧,也许若干年后,这一切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时,我们要靠什么来凭吊这塞外边关的羌笛杨柳,羁旅悲凉?

  可以说,这是乏味的一天。满心的期待和欣喜都受到了雅丹不快的影响。不过车路过二墩村,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跟着司机下车买当地最好的葡萄,穿行在葡萄架下,边摘边吃。从阳关出来,在葡萄园里吃午饭,吃到了入甘肃以来的第一顿米饭,怎一个香字了得?

  天气干燥,返回敦煌市的路上,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鼻子里面丝丝血丝。回到宾馆,疲乏和困意一起袭来,一觉睡去,再醒来,已是午夜。肚子空空,还好有一个从兰州一路背过来的苹果,半袋吃剩的饼干,以慰寂寥。

  08.09.14

  今天是在敦煌最无所事事的一天,没有任何的安排,只有一项我最喜欢的活动——无目的闲逛。因为是中秋节的缘故,又没有什么特别的活动,本想着要不要把机票改签,终究还是作罢。还是让自己经过一路奔波后放松一下吧,在异乡的感觉,并不那么强烈,我还是很能享受这种偶尔为之的不同寻常的生活。

  睡懒觉,看央八连播《西游记》,晃去敦煌市博物馆,视察敦煌市新华书店,逛工艺品店土特产店若干……无所事事的感觉真好!下午找了一家网吧消磨时间,直到太阳下山才溜达到沙洲夜市。这是在敦煌的最后一晚,无比留恋。享受着临行前的晚餐,一如既往的美味,没点啤酒,换了杏皮水,却没有在月牙泉喝到的美味,抑或是那天我实在渴得狠了,饥不择食。看着来来往往的游客,和忙忙碌碌的商贩,那也是一道风景。

  毕竟是中秋,往家里打了个电话,挂断之后手机便很贴心地彻底崩溃了,拨不出,接不了,由前几天的间歇性神经发作恶化成植物人。坐在市政府前的广场上,大屏幕里播放着恶俗的晚会,抬头看天,果然一轮明月。听说北京下雨了,不知道今晚是否还有月色可以赏玩?

  08.09.15

  中午的飞机,时间充裕。行囊已经按照习惯在前一晚整理好,背上就能出发。机场距离市区很近,也完全不用担心堵车的问题,司机甚至为了绕过收费站还在高速上逆行了一段。佩服佩服。

  到达机场发现首都机场航空管制,航班晚点50分钟,还好有备而来,掏出随身背包里的书籍,消磨时间。身旁三三两两聊天的人,说的是乡音,颇感亲切。

  或许一路上终有些劳顿,上了飞机一放松,人就变的嗜睡,一觉醒来,飞机已经准备下降了。到达机场,看见无数少男少女手捧鲜花,一脸白痴期待状。不知又是什么人要驾临,后来瞥见举着的小牌牌上书韩庚二字,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暗自慨叹,老矣。上了大巴,窗外是再熟悉不过的风景,心,变得平静。

版权说明:

  文章由网友提交或转载,如果原作者不愿意将文章在本栏目刊出,或发现有与原作不一致的偏误,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将您的版权信息添加到本文章中,或根据您的意见给予其他的处理。

国内旅游线路推荐:
出境旅游线路推荐:
周边旅游线路推荐:

北京旅行网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出境旅游国内旅游北京旅游北京周边京郊旅游老年旅游国内旅游合同出境旅游合同北京旅游合同

声明:本站部分图片来源互联网,如有侵害版权问题,请与我站联系,本站立即删除.若您未提任何异议,本站将视为允许刊登您的作品.

2003-2011 北京旅行网 © 京ICP备13014556号-1 版权所有:易游天下国际旅行社(北京)有限公司海淀复兴路分社

地址:复兴路乙12号 中国有色金属大厦东侧小楼2层 (军博大门对面的12层米黄色办公楼) 电话:400-779-6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