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行网——为您安排舒适愉快的旅途

热门:特价云南游 北京红色旅游 海南旅游 ☺→→旅游世界,易游天下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北京旅行网 > 贵州旅游 > 旅途趣闻 > 正文
占里侗寨“换花草”
北京旅行网   2013.12.29   来源:网络转载   字号:【  】【打印】【关闭

  在贵州,一个叫占里的侗族自然村落,创造了建国来两项令世人惊叹的零记录:一是人口自然增长率始终几近为零;二是刑事案件发生率为零。原来这里面有一个近乎神话的秘密来解释这一切......

  在贵州省黔东南自治州的从江县,有一个侗族的自然村落叫占里。它隐身于海拔380米的都柳江沿岸四寨河口北上的山谷间,距从江县城仅20公里,土地面积大约为15.97平方公里。

  区区弹丸之地本是不足为奇的,然而就是如此一个小地方却创造了建国来两项令世人惊叹的零记录:一是人口自然增长率始终几近为零;二是刑事案件发生率为零。这在人口普遍大幅度增长和刑事案件时有发生的年代里,任意一项“零记录”均可堪称是一大奇迹。 创造了人口增长率的“零记录”

  翻开从江县档案局所藏的关于占里户口的资料,我们看见自从建国以来有人口记载文献的1952年开始截至2000年,整整48年里,占里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几近为零。资料显示,1952年,侗寨占里有168户人家,人口总数为729人。2000年,有154户人家,而人口总数则有739人。

  在48年的风云变幻之中,占里的人口户数经常处于负增长的状态。1980年、1981年、1985年和1986年,占里的人口户数竟然降到了125户,人口总数也只有600多一些。至1992年开始,人口户数的增长才开始有所回升。然而截止到2000年,人口户数也才增长到150户。而且,人们还发现,在占里人口增长和下降的过程中,增长的速度明显要比下降的速度慢得多。

  据了解,人口下降快的原因是因为在一定的时期内由于老年人口达到高峰期,并且又几乎同时在那几年里相继谢世,这样一来,人口也就呈现出较为严重的负增长状态。而三年自然灾害,也是占里人口急剧下降的重要因素。

  1965年至1980年的15年间里,由于政府鼓励少数民族多生多育,占里的人口才开始呈现出大幅度的增长。这是占里自古沿袭下来的节育思想和本土制度遭到了首次“外来力量”的否定和“破坏”。1980年,占里开始执行国家推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并又重新恢复了自古承袭下来的人口观念和节育思想。

  “换花草”能决定生男生女?

  在占里侗寨,几乎98%的家庭的孩子均为一男一女,很少有双男双女的现象。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其实,这里面有一个近乎神话的秘密隐藏在里面,那就是用一种叫做“换花草”的草药来平衡胎儿的性别。在整个侗寨占里,并非每个人都知道“换花草”的庐山面目,能有资格知道的也就只有一人,这个人被寨里人称为“药师”。并且“药师”通常都是传女不传男的。据有关资料记载,这种现象是自占里人迁来此地时开始的。据说,当女人生完第一个小孩后,倘若第一个生的是男孩的,那么“换花草”就会让她的第二胎怀上一个女的;倘若是女的,则第二也就必定会怀个男孩。 “换花草”的配方究竟是怎样的呢?对此,没有多少人愿意回答,也没有多少人具体知道。大多只知道那是一种神奇的药方,一种让他们传承了几百年的平衡整个寨子人口性别的神奇花草。有人说,那是一种藤状的植物,但根部却不相同。

  占里现在的“药师”已经有72岁的高龄,名叫吴刷玛。据说她所掌握的药方可以让孕妇只需在短短的15分钟之内就顺利地生产,而且目前尚无任何事故发生。占里的“药师”所掌握的药方不仅可以平衡胎儿的性别,让女人顺利地生产,还可以安全地避孕。“换花草”的神奇魔力不但为占里人带来了美满幸福的生活,而且也间接地为土地和森林的承载力减轻了负荷,并最终维持了生态的平衡。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这一奇特的生育文化就曾引起了国家计生委、中国人口情报中心以及中国人民大学人口研究中心等有关机构的重视。采访中,贵州大学人口研究中心杨军昌副教授说:“‘占里现象’始于他们自广西迁来此地时期,至今已有千余年了。而‘换花草’的真伪我们外人虽然不能亲眼所见,但占里现象的现实却又证明了它的存在还是有可能性的。”

  占里人的节育思想和朴素的人口观念已经在几百年的流传中根深蒂固,一对夫妇只生育一男一女。在过去,如果不慎怀上了第三个小孩;或者头胎是男的,如果第二胎还是男的;也或者头胎是女的,如果第二胎仍然是女的;也或者生的小孩是残疾的话,那么孩子一旦生下来后就必须采取溺婴的方法。不过占里人的溺婴方法并不是将婴儿置于水中淹溺,而是将酒滴入婴儿的口里,让其慢慢地醉死。占里人认为,这样死去的婴儿便会回到他们的祖先那里。 对这些特殊的现象,我们特意询问了贵州著名人类学家张晓松,他认为,占里人要保持他们的生态平衡,就得采取一定的有效手段。“换花草”的现象如果从人类学的角度来看,得从两方面来评说:首先,那是占里人智慧的结果;其次,那是占里人对外解释的一种说法。“换花草”的真伪我们不敢肯定,但占里人必定有他们独特的节育技术来控制人口和平衡生态。至于“溺婴”的现象,如果从伦理道德的角度来说,肯定是说不过去的,可占里人却有他们自己的解释,并且还认为那是他们的合理手段,而这一点则又是他们对宗教依赖的客观表现。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何星亮则认为:“换花草”的现象令人难以置信,这在我国的其他地方和民族中是非常罕见的。如果非要给它作个定论的话,还得将人类学、民族学、医学等综合起来,方能得出个结果。

版权说明:

  文章由网友提交或转载,如果原作者不愿意将文章在本栏目刊出,或发现有与原作不一致的偏误,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将您的版权信息添加到本文章中,或根据您的意见给予其他的处理。

国内旅游线路推荐:
出境旅游线路推荐:
周边旅游线路推荐:

北京旅行网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出境旅游国内旅游北京旅游北京周边京郊旅游老年旅游国内旅游合同出境旅游合同北京旅游合同

声明:本站部分图片来源互联网,如有侵害版权问题,请与我站联系,本站立即删除.若您未提任何异议,本站将视为允许刊登您的作品.

2003-2011 北京旅行网 © 京ICP备13014556号-1 版权所有:易游天下国际旅行社(北京)有限公司海淀复兴路分社

地址:复兴路乙12号 中国有色金属大厦东侧小楼2层 (军博大门对面的12层米黄色办公楼) 电话:400-779-6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