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行网——为您安排舒适愉快的旅途

热门:特价云南游 北京红色旅游 海南旅游 ☺→→旅游世界,易游天下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
北京旅行网 > 内蒙古旅游 > 游 > 正文
库布其,要死在幸福的路上
北京旅行网   2013.12.29   来源:网络转载   字号:【  】【打印】【关闭

  “五一”原计划着找个安静的地方看书。

  某日,山田悄悄告诉我他报名参加了库布其沙漠的穿越活动,还是走了后门的。

  我也动心了,求山田利用关系把我也弄进去。

  我顺理成章地成为库布其沙漠穿越队的正式队员。

  4月30日往北京,在北京捡了4个队员,包头再捡上一个,

  加上12个老广,我们一行17个人浩浩荡荡地挺进库布其。

  第一天饭团说:“走出去就和我的未婚妻结婚。不过我还没女朋友,我要找个卖雪条的。”

  3∶50闹钟响过,乐乐像被发射的炮弹从床上弹了起来。一大群人挤在厨房里自力更生七手八脚地准备着早餐。每人一个半馒头,一条香蕉,两片西瓜,一碗西红柿鸡蛋汤。为了艰巨的任务顺利完成,每个人都一个劲地往肚子里塞。

  6升水装进包里,拍照时一蹲下,整个人就向后翻倒在地上。那样子就像是肚皮朝上的乌龟,没人拉你,你怎么也起不来。

  天还是灰蒙蒙的,太阳还躲在沙丘的背后。踩在柔软的沙上,每走一步都是对脚踝和小腿的考验。队伍开始拉长,沙面上落下一个个脚印。爬沙丘,过沙脊,不知道翻了多少个沙丘,渐渐我成了后队的队员,回头看看还有AK和烟雨,心里至少还有点安慰。大概9时左右,对讲机里队长太阳鸟说AK要回撤,过了一会烟雨也回撤了。

  太阳已经露出了沙丘。走了一段沙脊后膝盖内侧开始有抽筋的现象。知道走过沙脊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吗?就像是在跳霹雳舞,双腿在做走的姿势,可是基本上是原地不动。

  又翻过一段沙脊,我的抽筋现象更加明显。绷紧的肌肉令我动弹不得,擦了山田给的摩擦膏往前走了几步,最后还是倒在地上。我痛得几乎哭了出来,我沮丧地告诉山田,我也想回撤,山田坚定而残酷地拒绝了我的请求。

  太阳越升越高,远远看见前面的队员已经停下来等我们。心想,这要是有出租车该多好啊!在摩擦膏、云南白药的帮助下我又重新爬了起来。被队友们减了负的背包已经不像先前那样死命地压在我的肩膀上,基本上抽筋的现象可以延长到半个小时发作一次,大家的休息时间也根据我的抽筋时间来调整。

  接近正午,我们像夹在汉堡包里的牛肉,被上下烘烤着。沙面上的温度已经达到摄氏50度左右。坐在滚烫的沙面上,领队给我们一个小时的午餐时间。JACKY拿出DV,进行现场采访。

  JACKY:“说说你现在的感受。”队长太阳鸟积极地说:“希望穿越成功。”山田也很老套:“穿越成功。”GOGO:“天气太热了。”小雨:“丫的!我觉得自己像个傻子,跑来这里吃这份苦。”饭团:“走出去就和我的未婚妻结婚。不过我还没女朋友,我要找个卖雪条的。”我们不停地走啊走,脚变得越来越沉重,还必须要小心地喝着每一口生命之水。我幻想着自己泡在冰冻可乐里,一手拿着西瓜一手拿着雪条。午餐后,我们基本上是走半小时,休息半小时,所有人一屁股坐在沙地上就不想起来。无边无际的沙漠,基本没有什么生命的迹象,只是不时地看见脚下轻盈爬行的甲虫。我多么渴望变成一只甲虫啊!不但有四只脚,而且还不会陷进沙子里。

  蹭!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一定能蹭到底。13个小时后,我们终于蹭到了19公里处的营地。队长在晚餐后招呼所有队员严肃地开了一次会议。主要是批评大家白天休息的时间太长了,走得太慢了。考虑到队员们体力不一,队长决定明天分成两个纵队。第一纵队由体力强、速度快的队员组成冲锋队,以到达终点后回头接应第二纵队为目标。

  由于有其他队伍在附近扎营,临睡前,山田要求大家把水都放进帐篷里。我突然感觉到沙漠里的残酷和现实。

  第二天那不是海市蜃楼!我不断告诉山田,路上看见马粪了,还有羊屎,看见灌木了,还看见白色的绵羊了……

  凌晨零时帐外传来凄厉诡异的呼噜声1∶00乐乐和绒绒在不停地说话2∶00突如其来的风吹着帐篷3∶00乐乐和绒绒还在说话3∶30起床闹钟响了帐外的风沙吹得人睁不开眼,我们的早餐只能躲在帐篷里解决。绒绒递给我一碗稀饭,在大家水源都不是十分充裕的情况下,这显得非常难能可贵。啃着干巴巴的饼干,啃了两口才敢喝一口水。

  第二纵队基本上是和第一纵队同时出发。第一纵队很快就变成沙漠里的一个个小黑点。

  风稍微减弱了一点,天空布满了厚厚的云层,感激老天爷给了我们一个阴天。

  跟在我们三个女生后面的是北京绿野的两个队员和后来加入的呼和浩特户外俱乐部的夏日。夏日的嘴唇已经干裂流出了血,脸色惨白,每过一段沙脊他都是用四肢攀爬。中午我们才从北京绿野天涯的口中得知,夏日当天300毫升的水已经用完。MTT赶紧从自己的水壶里倒了200毫升给他,我那支用来减低口干感觉的矿泉水喷雾也给了他。接下来每隔一断时间绒绒和我轮流为他补水。当我们带着一升水走出沙漠的时候,MTT内疚地说,后悔当初没多给他一点水。其实当时在不能预知未来的天气情况下,我们只能一点一点地给。

  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居然开始下小雨。我立刻从背包里掏出水杯,期待雨能下大点,好让我们能痛快地喝上一口。可是,小雨夹带着沙子没一会儿就停了。我只好又看着手表控制自己的饮水时间。怎么还没到15分钟啊!沙漠里的一分钟对于口干舌燥的我来说就像一个小时,喝了一小口水,还不敢马上就咽下去,含在口里,让水慢慢地流进喉咙。在茫茫的沙漠里,痛快地喝上一口水跟你中了五百万的感觉不分上下。

  小雨过后,阴沉的天空刮起了漫天的风沙。大风卷起的沙尘,洪水一样从左边、右边、前面、后面袭来,走一步退两步。批萨因为昨天中暑,今天不断出现“妊娠反应”———呕吐;绘尘因为脚受伤出现虚脱现象。剩下两个还算健壮的山田和MTT也已经没有能力再帮他俩减轻负重了。我在对讲机里让落后的山田把绘尘包里能不要的东西尽量丢掉,当时我的建议是违背了环保精神的,但是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剩下的8个人一定要安全地走出沙漠。被山田和绘尘丢下的一截坏了心的白萝卜让大家觉得十分可惜,夏日放下包顶着风沙来回跑了200米把它捡了回来。我心酸地扭过头去不敢看那风沙里的身影。这白萝卜一直跟着夏日走出了沙漠。

  风沙越来越大了,估计风力大概在5-6级。拿着GPS的MTT走在最前面,山田负责收队。绒绒和我只要一停下就一屁股瘫在沙地上不愿起来,山田在这个时候总是赶羊似地赶着我们。我赌气地说了一句:“我就是想死在这沙漠里,不行吗?”结果我挨了山田的一棍。

  真倒霉,山田把吹在眼睛周围的沙子揉进了眼里,几乎变成了一个瞎子,只能跟着我的身影往前走。少了山田催促,我们的队伍又慢了下来。对讲机里突然传来乐乐兴奋的呼叫声:“我们看见绿化带了。”对着GPS,我们和她的直线距离相差2-3公里。按照当时行走的速度,每两公里走一个半小时,我们距离他们大概3个小时。这是一整天来听见的最鼓舞人的消息。

  不知道哪来的力量,我们放弃了绕着平缓的沙丘行走,大家朝着西北边连翻好几座巨大的沙丘。一片灰绿色的防风林出现在我们的面前,那不是海市蜃楼!

  山田朦着眼睛听我们大呼小叫。我不断告诉山田,路上看见马粪了,还有羊屎,看见灌木了,还看见白色的绵羊了……瘫坐在地上,我把绒绒剩下的食物全都吃掉,还死命地喝了好几口水。

  在沙漠里我立了一个伟大的志愿:等俺有了钱,俺就在沙漠里开它几十间小卖部,可乐、冰棍、矿泉水应有尽有,并且不提价。公开所有的GPS点,从一公里外就插上小红旗。小卖部的员工们都是搭直升机上班,另外还特别提供点对点的空投服务。

  引用一首我最喜欢的诗:

  我宁愿在孤独的路上飘荡,也不愿在喧闹的人群里迷茫;我宁愿在通往天堂的路上跌跌撞撞,也不愿在四角的天空飞翔。

  请不要把我的梦想埋葬,也不要把我漂泊的步伐捆绑,我要挣脱铐住我心灵的枷锁自由地流浪,死也要死在幸福的路上。

  最后,没倒在沙漠里的我差点倒在了FB的饭桌上。理由很简单:快进沙漠,没吃的了,吃!走出沙漠,好久没吃了,吃!我们从独贵塔拉镇吃到包头市,然后延续到北京,最后再吃回广州。艰难的经历让我们所有的人不停地吃不停地喝,醉倒了醒过来还要继续喝。真可谓:队员到死吃方尽啊!

  库布其沙漠

  中国第七大沙漠,地处黄河中游南缘,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北部。700里黄河宛如弓背,迤逦东去的沙漠宛如一束弓弦,组成了巨大的金弓形,库布齐就是蒙语里“弓弦”的意思。

  库布齐沙漠内分布着众多湖泊,最著名的是由七个湖泊组成的七星湖。此外位于杭锦旗北部库布齐沙漠腹地的特大响沙带堪称天下一绝。

  行走提示

  ●交通包头到夜鸣沙可以包车,18座中巴600大元。七星湖到独贵塔拉镇包三脚农夫车,100元,行程约一小时。

  ●装备除常用的出行装备,以下尤其要记得带:口罩3个、雪套、能量食品、水(至少6L)、线手套、打劫帽、风镜或墨镜、护膝、GPS。

版权说明:

  文章由网友提交或转载,如果原作者不愿意将文章在本栏目刊出,或发现有与原作不一致的偏误,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将您的版权信息添加到本文章中,或根据您的意见给予其他的处理。

国内旅游线路推荐:
出境旅游线路推荐:
周边旅游线路推荐:

北京旅行网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出境旅游国内旅游北京旅游北京周边京郊旅游老年旅游国内旅游合同出境旅游合同北京旅游合同

声明:本站部分图片来源互联网,如有侵害版权问题,请与我站联系,本站立即删除.若您未提任何异议,本站将视为允许刊登您的作品.

2003-2011 北京旅行网 © 京ICP备13014556号-1 版权所有:易游天下国际旅行社(北京)有限公司海淀复兴路分社

地址:复兴路乙12号 中国有色金属大厦东侧小楼2层 (军博大门对面的12层米黄色办公楼) 电话:400-779-6373